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2014-2021流量明星灭亡史:从景色无穷到“翻篇”
时间: 2021-09-05

  从景色无穷到“翻篇”

  2014-2021 流量明星灭亡史

  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

  “流量明星德不配位,给整个行业带来负面效应,更赐与青少年群体为主的‘饭圈’带来恶劣影响。”8月28日,中央纪委国度监委网站发表文章,历数流量明星及其背后的“唯流量论”为社会带来的种种迫害。这篇题为《流量明星“翻篇”了》的长文,继8月27日中央网信办颁布《对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之后,进一步宣布流量明星这一互联网时代的特有产物走向终结。

  2014-2021,“流量明星”如何在短短七年间从崛起走向湮灭,成为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

  流量的七年

  

  数据决议“顶流”抑或“小透明”

  辛苦打投有何“意义”?在粉丝们看来,自己辛苦做出来的流量,无疑能为自家“哥哥”带来更好的资源和更光明的前程。

  在数据的加持下,艺人被分成三六九等

  2014年年底,电视剧《古剑奇谭》爆红,男主角李易峰发明了在V榜(艺人新媒体指数榜)霸榜78天的纪录。以李易峰霸榜为标记,粉丝找到了为偶像“助力”的直接道路,一跃从过去明星星路的“傍观者”变成了“介入者”。网络流量从此成为明星人气的代名词,内娱的流量时代正式开启。

  据不完整统计,近年来各大社交网络平台上以打榜来引导粉丝互动的明星类榜单超过70个。粉丝将大批的时间甚至金钱投入到这场艰难的“数据战斗”中——投票、点赞、评论、转发甚至“控评”和“互撕”——只为了证实自家的偶像比别家“红”(详见《羊城晚报》8月29日A5版报道《数据女工历险记:当追星变成一场“数据战役”》)。

  在数据的加持下,艺人根据流量而不是实力,被分成三六九等:最高等别的被称为“顶流”,“无人问津”的则自嘲为“小透明”。

  2014年8月5日,鹿晗因为其在2012年9月10日转发的一则微博取得1316多万条评论,创下“最多评论的微博”吉尼斯世界纪录;2015年9月2日,该条微博的评论攀升至1亿多条,鹿晗因此刷新了他的前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这一在一般人看来近乎难以懂得的“成绩”,却让鹿晗一举成为当时的“顶流”代表,也让他从此进入资本和市场的视线。

  流量的诱惑下构成一条数据造假产业链

  辛苦打投有何“意思”?在粉丝们看来,自己辛苦做出来的流量,无疑能为自家“哥哥”带来更好的资源和更光亮的前途。

  以鹿晗为例,仅2015年和2016年,男团出生、在电影界尚属“萌新”的他就有《重返20岁》《我是证人》《盗墓笔记》《长城》4部主演电影上映。

  某明星榜单在一次开榜前的自我先容中,便曾赤裸裸地点出数据对市场的“引导价值”:“对于电视剧来说,除剧本、制作质量之外,演员也是一大主要因素,能为电视剧同时带来口碑提升和热度提升的演员预计将更加受到市场追捧……通过这个榜单,能够看到哪些是口碑与热度兼具的市场香饽饽,哪些是高热度的担当,哪些是高口碑的代表。”

  在多数情形下,只有“顶流”才干与那些“S+”级别的影视名目相配,或拿到那些象征着“顶级贸易资源”的高奢品牌代言。

  “流量”带来的好处引诱如斯之大,不仅作为“数据女工”的粉丝们昼夜辛劳,各式各样的数据造假也应运而生。2019年,央视消息便曾公然揭穿过一条通过刷虚伪数据来晋升流量的灰色工业链,相关“从业者”流露,不少艺人都曾长期购置涨粉丝或数据增量的“业务”。报道还列举了8个艺人的相干数据,通过他们相关数据脱水前后的对照,发明数据“灌水”比例最高的竟达80%。2019年,以刷流量为重要功效的星援APP被查,其开发者因供给侵入盘算机信息体系程序罪获刑五年。

  2021年6月15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在全国范畴内发展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举动(以下简称“清朗行为”)。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管理的通知》,提出十点要求,其中包含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优化调剂排行规矩、不得引诱粉丝花费、严控未成年人参加、标准应援集资行为等。数日后,微博、网易云音乐等平台全面下线相关明星排行榜单。李易峰迄今无人可破的霸榜纪录亦无需再破——8月29日,V榜宣告将取消榜单局部,并为未到期的会员进行退款处置。当流量无从攀比,“流量粉丝”这个专著名词也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顶流”的失控

  

  吴亦凡郑爽们当面的“护身符”

  在吴亦凡正式“塌房”之前,他并非没有阅历过负面新闻,但承载着各方利益的“流量明星”好像自带一道“护身符”,总能屡屡从危机中脱身。

  曾被交口称颂的“清洁单纯”吴亦凡

  同样在被称为内娱“流量元年”的2014年,吴亦凡从其所在的韩国偶像集团EXO退团了。作为该团体后来被称为“归国四子”的四位中国成员中,最先吃到内娱流量经济红利的那一个,吴亦凡在回国仅仅一个月后便得到了出演片子《有一个处所只有咱们晓得》的机遇。该片由徐静蕾执导,王朔编剧,从未有过拍电影教训的吴亦凡担任男主角。该片在次年上映后,豆瓣评分仅为4.9分,但却拿到了2.8亿元的票房。

  这是资本与流量热切拥抱的开始。在接下来的短短三四年间,吴亦凡屡屡跟业内资深导演和演员合作,合作者包括管虎和冯小刚(《老炮儿》)、徐克和周星驰(《西游伏妖篇》)、马楚成和梁朝伟(《欧洲攻略》)等。尽管普通观众大多未能看出吴亦凡的禀赋或提高,但业内先辈纷纭给予这位粉丝消费才能极强的“顶流”好评。“我认为他是一个很尽力的孩子,他给我最好的印象是干净!”(张国破)“他的眼睛都是很单纯的,所有这个年纪段的小孩的弊病、懂的事,他其实都不是太懂!”(管虎)“他有十分好的天资,但同时他不会去适度消费自己的这些天资,这门路是对的。”(冯小刚)

  2017年,吴亦凡进驻综艺《中国有嘻哈》并担负明星制造人,又在之后的三年里持续成为《中国新说唱》系列的“C位担负”。只管其真正为民众熟知的“代表作”只有一首《大碗宽面》,尽管其演唱的未修音原声版泄漏后曾被群嘲,但至2020年他已是人人吹嘘的“说唱新天王”。

  在吴亦凡正式“塌房”之前,他并非没有经历过负面新闻,但承载着各方利益的“流量明星”恍如自带一道“护身符”,总能屡屡从危机中脱身。

  以2016年为例,深陷“小G娜事件”的吴亦凡岂但没被配合的高奢品牌撤消代言,反而还被对方从产品代言人进级为寰球品牌代言人。这一年的下半年,吴亦凡有《致青春·本来你还在这里》《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爵迹》三部作品接连上映,固然豆瓣评分均未破5分,但票房却为1.5亿元至3.8亿元不等。可能就是这些,给了吴亦凡随心所欲的底气和“流量在手,天下我有”的错觉。一次在《中国新说唱》节目录制中被选手触犯,吴亦凡直接撂出一句“假如我不在这儿的话,这节目都不会呈现”,可见其自负。

  备受业内歆慕的“黑红”郑爽

  跟“干净单纯”的吴亦凡一样,曾在粉丝心目中“实在直率”的郑爽也一度是流量明星中的翘楚。她早在2009年便因主演翻拍剧《一起来看流星雨》出道,但尔后多年演技多少无先进,被观众总结为只有“挤眉弄眼歪头撇嘴”四板斧。但凭着“战役力”极强的粉丝团体带来的流量,郑爽一面屡屡被爆工作态度不端,一面依然戏约一直。

  在流量时代“黑红也是红”的逻辑之下,郑爽的“热搜体质”甚至备受业内歆羡——据统计,2020年郑爽全年登热搜次数高达179次,尽管,其中不少热搜实际上来自她的负面新闻。

  2021年8月16日,曾被业内一些人夸奖“干净”的吴亦凡涉嫌强奸罪,被北京市向阳区国民检察院同意拘捕。8月27日,曾被粉丝追捧“真实”的郑爽被公布偷逃税案件处理成果,被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分款共计2.99亿元。

  同样在今年坠落的“顶流”还有因《江山令》爆火的张哲瀚,一度打造“爱看书”人设的他被爆曾在日本靖国神社“打卡”后遭全社会谴责,作品下架,复出无望。

  “饭圈”的反噬

  

  被忌惮和利用的粉丝“霸权”

  由于忌惮并想应用粉丝手中的这份“霸权”,明星及其背地团队每每对粉丝的僭越采用容忍跟放纵的姿势,导致“饭圈”乱象愈演愈烈,终极明星及其团队受到反噬。

  粉丝拿了“霸总”剧本

  

  为艺人挑错误争番位选角色

  8月23日,赵丽颖粉丝群的多个官方微博或大V遭新浪微博禁言,其中包括有259万粉丝的“赵丽颖全球粉丝后援会”、234万粉丝的“赵丽颖微吧”等。越日,赵丽颖工作室微博因“治理失位,造成发声引诱不迭时”被禁言,数千个微博账号被处理。8月25日,赵丽颖本人公开发表“深入反省”,倡导粉丝“在网络上文化交换、协调探讨、沉着发言”。

  这是今年6月中央网信办决定开展“清朗行动”以来首个因“互撕”遭大范围禁言的粉丝群体。全部事件的起因实在只源于一则网传新闻:赵丽颖将与王一博独特出演新剧《蛮横成长》。

  这两位艺人曾在2019年协作过时装剧《有翡》,但该剧的口碑并不尽如人意,两位主角也被以为“缺少CP感”。赵丽颖全球粉丝后援会因而发文称“谢绝二搭是全部粉丝的中心诉求”,并结合粉丝们在各平台进行抵制。

  这并非粉丝试图影响明星演艺抉择和作品走向的首起案例。

  杨紫和吴亦凡粉丝的“撕番”事件也影响深远——因为双方粉丝都认为自家艺人才应是电视剧《青簪行》“一番”,因此对两人在物料上的排位开展剧烈“互撕”,此事差点影响了该剧的拍摄过程,最终作品官宣时只敢以“两位同月同日生的演员”来取代吴亦凡和杨紫的名字,以防止粉丝再起番位之争。

  “饭圈”争取娱乐圈话语权的风尚逐步侵袭到行业各处,让不少底本并不仅靠流量生存的艺人也深受影响。

  例如佟丽娅原本将出演电视剧《三十罢了》中的“顾佳”一角,但粉丝认为该角色影响其形象,坚定抵制。之后,“顾佳”改由童瑶出演,佟丽娅也因此失去了一部本来可能领有的代表作。

  除了“对家”艺人,有些粉丝甚至会“开撕”自家艺人的经纪团队。2019年,杨幂的粉丝因不满其接戏品质,在杨幂加入商业运动时当众拉起“嘉行不义必自毙”的手幅。但事实上,杨幂近年所接剧作多为嘉行的自制剧,作为公司股东之一的杨幂接戏当属被迫——粉丝试图将艺人与资本进行切割,很大水平上只是两厢情愿。

  因为手握流量之“权”,粉丝们感到自己应当也可能决定偶像的每一步决议乃至将来。

  明星想吃流量红利

  

  面对粉丝乱战不敢表态

  因为忌惮并想利用粉丝手中的这份“霸权”,明星及其背后团队屡屡对粉丝的僭越采取容忍和纵容的姿态,导致“饭圈”乱象愈演愈烈,最终明星及其团队遭到反噬。

  肖战便是其中一个典范案例。

  在很长一段时光里,其粉丝在网络到处“引战”,导致网友口碑载道。但直至今年2月肖战遭受多方抵制,星途面临重大危机,其自己刚才露面慎重道歉,检查自己在过去一年里“偶像失声”的过错。他在报歉文中否认,本人从前一度想发声,但“心中顾虑”,到后来“想要再挽回,可所有都不再能如我冀望那样发展了”。他反省:“从我不表白出立场的那一刻开端,我就已经错过了和大家感性沟通的窗口,从一开始,我就错了。”

  在8月27日中心网信办宣布的《进一步增强“饭圈”乱象管理的告诉》中,除严禁浮现“互撕”信息外,亦明白请求强化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室)对粉丝群体的领导义务,粉丝团、后援会账号必需经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室)受权或认证,并由其负责日常保护和监视。“粉丝行动,偶像买单”不再是一句废话,内娱从此将走进“清朗”新时期。 【编纂:苑菁菁】


友情链接:
文发照明是一家专注于交通标志牌,交通信号灯,交通标志杆等产品的研发,设计,开发,生产,营销,服务为一体的专业户外照明企业。手机18305255588